高雄酒店經紀|兼差工作‎|酒店兼差|兼職工作一個「半文盲」的文學素養(上) – Yahoo奇摩新聞
一個「半文盲」的文學素養(上)更多中國官媒將習近平的若干涉及文學藝術的講話綜合整理成萬字長文《習近平自述:我的文學情緣》發表。「學習(此『習』亦爲習近平之『習』也)小組」特別加上編者按:「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總書記鮮明提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創作更多無愧於時代的優秀作品』,吹響了推動文藝創作繁榮發展的集結號。重溫總書記講述過的他熟讀文學經典、心繫文藝工作的動人往事,愈加感受到總書記重要講話的思想力量,體會到總書記那份深深的文學情緣。」這幾句編者按語,語言方式沿襲文革時代毫無底線的諂媚與吹捧,讓人想到安徒生童話《皇帝的新裝》。如果真如外界傳說的那樣,在這場「新造神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學習小組」由習近平的女兒習明澤主導,甚至獨立於傳統的宣傳部門之外;那麽,這個在哈佛大學受過現代民主教育的年輕女性,為何滿腦子都是她未曾經歷過的文革的醬缸文化?聰慧如習明澤,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她的父親就是那個赤身裸體、赤膊上陣的國王嗎?在共產黨的宣傳模式中,人民是一個抽象的、缺席的概念,領袖才是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人民的代表」。曾爲多名蘇聯領導人起草講稿的雅科夫列夫在回憶錄中說,「代領袖立言」的寫作生涯難度很大,「難就難在尋找某些新的話語,而且要漂亮話,樂觀主義的話語,然而,又要圍繞著人人都煩透了的那些思想和論點跳舞。體制本身斷然排斥一切新事物,竭盡全力鞏固極權主義的權力機制,卻要寫諸如社會主義民主繁榮、人民物質福利的不斷提高、人民對黨的無比擁護、對黨的熱愛之類無聊的廢話。無論費多大的力氣,荒謬還是荒謬。大糞做不成巧克力。」最後,連勃列日涅夫本人都情不自禁地向作為宣傳部長的雅科夫列夫抱怨說:「我好不容易才擺脫了,我恨死了這無聊玩意兒,不喜歡成天沒完沒了地絮叨……」可是,體制照樣要將總書記打造成光芒四射的「文學巨星」,而且總書記樂在其中、顧盼自雄。如今,中國的習近平離蘇聯的勃列日涅夫僅有一步之遙:習近平雖然沒有讓槍手幫助完成若干「文學巨著」,卻有資格去指導作家和藝術家如何創作——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聲稱,他奉習近平爲「導師」。文革從來沒有離開中國,只是在鄧小平時代暫時成為潛流,在習近平時代再度破土而出。大糞可以做成巧克力,只要習氏父女傾情合作。既然作為流氓的毛澤東可以成為偉大領袖,為什麼作為小丑的習近平就不能成為偉大領袖?對於《習近平自述:我的文學情緣》這份活色生香的文本,有進一步評述和剖析之必要。破解中共的宣傳術,此文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典型案例。於是,我仿效柏楊點評《資治通鑒》的方式,用「余杰曰」逐段評論習近平的講話,希望「立此存照」,讓無論當世人還是後世人都能明白,習近平盤踞龍椅的時代,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時代。